1970年大阪萬博會中國日北一樂儀的表演

 

簡述大阪萬博

 

大阪萬博中國日

 

北一樂儀的換裝

 

北一樂儀在大阪萬博中國日的出隊

 

回首頁

 

 

 

 

 

 

 

簡述大阪萬博

1964年十月日本東京舉辦亞洲首次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日本另一城市大阪也不甘示弱,爭取了1970年舉辦萬國博覽會的機會。

日本萬博的前一屆為民國五十六年(1967年)的蒙特婁博覽會,自三月至九月展開。日本萬博的場地比蒙特婁小,只相當於四分之三,但參加國家比蒙特婁多。蒙特婁萬博只有六十國;大阪萬博卻有七十七國。從當年的三月十四日的揭幕到六月十四日展開。

日本萬博剛進行到一半,觀眾已達兩千七百萬人,但是加拿大的情形與日本完全不同 ,加拿大的人口只有兩千萬 ,蒙特婁的萬博觀眾為五千萬人 ,但它有龐大的美國人口作後盾,形同一體。美國人資力雄厚,喜歡旅行,喜歡趕熱鬧,加拿大近在咫尺,開了車隨便就可以繞一趟。蒙特婁萬博的成功可以說主要就是靠這因素。日本是孤懸海中, 歐美遠隔重洋; 東南亞各地有能力到日本參觀者為數有限。 所以萬博當時估計國外遊客人數不過一百萬人 , 其他四千九百萬人全是日本人, 這個萬博 完全是為日本人而開的, 也只有靠日本人自己來全力捧場。

日本雖然工業發達,經濟景氣,但是人多地瘠。國民所得不過一千美元 ,不及加拿大的半數 ;更不及美國的三分之一。儘管在日本國內,參觀一次萬博平均每人也得花上兩三百元美金,不能算是 小數目。 日本全國人民這次如痴如狂,傾城傾郭的參加萬博。除了瞧熱鬧之外 ,主要還是為一種愛國情緒所激發,他們覺得多一個人參觀萬博,就多為國家爭取一份榮譽,就有如宗教徒的朝聖。所以雖然縮衣節食,東張西羅,也要到大阪萬博會場走一遭,才算盡了國民天職 

 以上節選自大阪萬博原中國館的館長楊乃藩先生(他原是台糖公司主任秘書兼發言人) 的《側寫萬博》

 

 

 

 

 

 

大阪萬博中國日

日本大阪萬博當局排定七月十日為中國日,為在舉世矚目的萬博大會場上,於數萬觀眾面前作動態藝術節目表演。由於我國在國際的地位岌岌可危,為促進中日邦交,我政府當局十分重視中國日的表演,在民國五十八年十二月十日,也就是大阪萬博「中國日」表演前的七個月,照經濟部建議,由教育部文化局負責籌辦。

由教育部文化局負責籌辦日本大阪萬博「中國日」表演後,選 教育局二處處長劉昌博為副總幹事,成立專案小組,進行各項籌備工作。在日本考察萬國表演節目返國後,召集人王洪鈞,令派正、副領隊鍾義均、劉昌博,儘快遴選節目,組成團隊及早排訓,以完美無次為原則 。

兩人對社會各界、各級學校之藝術表演團體瞭若指掌。 從四月十五日起,二人和「中國日工作執行小組」的專家們,展開遴選節目行程。

 

 

 

 

 

 

 

北一樂儀的換裝

召集人王洪鈞(中)於1970年二月二十六日召開首次會議,討論通過籌委會組織辦法,工作計畫及工作進度;因事屬創舉無先例可循,不得不從頭做起。

左為劉昌博博士。劉先生即樂儀隊換裝的關鍵人物之一。

劉先生是政治大學政治系畢業。曾任 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原為台灣省立台北圖書館,1973年7月改隸中央)第十四任館長  (1978.11~  1985 .6 六年7月)

 

 

為求了解大阪萬博表演場地狀況,俾便徵選適當節目,務期演出時切合時宜,相得益彰 。三月十六日由正、副總幹事鍾義均、劉昌博相偕赴大阪勘查場地。

照片中左為鍾義均,右為劉昌博,中間為陪導的當地僑胞。

 

 

他們於1970年三月十七日至十九日一連三天 ,幾乎是坐在萬博廣場參觀各國及日本的表演。

據劉昌博博士所述:「英格蘭的皇家風笛隊演奏,人數超過百人,服裝鮮麗,下半身均著圍裙,步伐整齊,隊型變化熟練,演奏旋律甚佳;惟演奏樂手均為男性,頗感單調乏味;初時有上萬觀眾觀賞, 未待終場即走了一大半 。至於地主日本,本國陣容浩大,人數從五、六十人至五、六百人不等;多為巨型舞導場面,服裝多彩多姿,表演者幾全為少女舞手,動作整齊而又多變化,故能吸引大量觀眾 。」

他們於三月二十日返國後不久,即決定北一樂儀擔任「中國日」表演的節目之一,儀隊六十人由高二學生擔任 ;五十人的大樂隊由應屆的畢業生擔任 。

圖為他們在萬博會場的留影。

 

「中國日」籌委會最初曾要請軍方調派軍艦前往,食宿均在船上,船泊距大阪九十分鐘車程的神戶港,省錢省事,便於管理。所以當時的北一樂儀很有可能擁有生平第一次坐大船看海的經驗

筆者以此圖作為遙想

圖中可看到110年前,即1895年侵台日軍登陸的地方  ------ 鹽寮

放大

上圖黃色框標示的圓山球場是1931年嘉農在此奪得台灣區代表權後 ,從基隆坐船遠征日本大阪的甲子園

 

此圖是從台北最高峰七星山往基隆方向拍的。可和上圖作個對照。

 

 

北一女中原名台北州立第一高等女學校。 光復後 ,1945年12月12日由胡婉如自日本籍三浦武治校長手上接收 , 改名為台灣省立台北第一女子中學 。 故而此後每年十二月十二日即為學校校慶 。

江學珠女士自1949年7月接任 ,1952年首創公立高初中聯合招生。 他規定學生一律穿制服上學 。夏天是白襯衫、 黑裙子、 白球鞋, 冬天則加件黑布短外套。

圖為1935年北一女和總督府的鳥瞰,府後的圖書館是總督府圖書館,即前述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的前身。放大

 

在民國四十年代初韓戰結束之後,東西冷戰開始。美國把台灣視為反共的前哨之一,國民政府利用美援的鋼樑,在濁水溪上日治時期已建好的橋墩,興建西螺大橋,一邊通行縱貫南北的台一線 ;另一邊通行北自台中,南自高雄,已被規劃為戰備道路的糖業鐵道。

放大

 

 

在如此局勢動盪不定的情況下, 由於一女中鄰近總統府 , 隨時都有受到空襲的危險 , 江校長便要求學生每天都攜帶一條綠色布巾 , 在空襲時圍在身上以為保護色; 後來全校最高權力機構的校委會覺得此一舉措過於麻煩 , 便決定將白上衣改為綠襯衫 。 1952年秋季起, 北一女學生換上了綠上衣 , 從此綠衣始終是榮譽的標誌 。 這是校委會與校長當初始料未及的。

上圖的鋼樑原來是以淺藍色作為保護色 ,冷戰結束後,被漆成了紅色(如此圖和下圖)。

 

北一女儀隊成立於1963年 ,較樂隊晚三年成立;是每年從高一學生中挑選學業、操行成績需在八十分以上, 且要儀態 、體重 、體能皆合乎標準者 先作為儀隊預備隊員。

其表演制服是白色長袖襯衫,配上胸前繡有雙鳳白底綠襟的綠色背心,胸前有兩排金色的扣子,上懸彩帶,頭戴一頂高高的鴨舌禮帽,;而下身則是穿白色長褲子,腳穿白色靴子。

在練習過程中 ,會舉行好幾次測驗 ,來淘汰一些達不到標準 、或責任感不夠者 合格的才由專業教師指導槍法 ;槍有白槍、 黑槍之分 ,操法是一樣的 ,唯白槍姊妹是儀隊站第一排 ,專門作高難度的示範人物。

高一下學期起 ,每週二 六下午練習 ,暑期則是每星期一到星期六下午練習 ,先從基本動作學起 再而基本槍法,復進階至難度高的特殊槍法。

六月七日,籌委會奉指示將遴選之節目,包括民族舞蹈,舞龍、舞獅、及少女樂儀隊等兩百五十餘人,齊聚台北市舟山路僑光堂二樓大禮堂舉行表演,恭請嚴副總統校閱。經過兩個小時的校閱後,嚴副總統於遴選的節目大致滿意。

 

六月十五日教育部正式核定組成「中華民國訪日藝術團」

並租得南昌街公賣局球場,作為北一女樂、儀隊集訓場地。

 

 

北一樂儀表演隊服看來是挺帥氣的。唯按近代國際禮儀,女士出外赴宴會、到戲院觀戲或欣賞音樂演奏、參加舞會或國家慶典,均需盛裝打扮,尤其下裝必須穿裙子;若穿長、短褲子則視為粗俗、不懂禮儀。這次到日本表演視同國際性的重大慶典,新制服的下裝需穿裙子才對。

圖為大約在1916年美國Vermont的一支球隊,當時的穿著,下身是長褲。下圖是1888年未知的球隊,以長裙為表演隊服。

 

 


北一女樂儀隊是江學珠在校長任內草創的,她召聘從三軍儀隊退役教練楊先鐸先生指導女儀隊員們操槍。

江校長還兼任華興中學校長,也聘請棒球好手方水泉先生指導校內的棒球隊。

 

當時江校長除了是教育家、還是政治家(制憲國大代表),三頭奔忙,不愧是一位女中豪傑。

十六日,劉昌博先生奉「中國日」籌委會召集人及領隊的命令,前往北一女拜訪江學珠校長轉達上述換裝的意見,校長因公外出。翌日,教官轉告江校長的裁示說:「北一女樂 、儀隊自組隊成軍以來,都是穿長褲子,舉世皆知,這是該校的『傳統 』服式,從來沒有人說它不合符禮儀。」

下午劉昌博先生再次赴北一女見江校長。他開門見山地說:

因時代不同、環境不同,不合時宜的『傳統 』,必須改變;必如過去的女子要纏足、不准受教育;現在不都男女平等...。

隨後江校長打斷他的話,斬釘截鐵地說:「劉先生 ! 你的來意和苦衷,我全明瞭。我苦思了很久,決心打破『傳統 』,同意把樂、儀隊的長褲改為短裙 ! 但是只能短到膝蓋,不能再短了 !」

劉想再申辯,但在座的教官示意他打住。江校長似乎很累了,作起身送客狀。


原來在1964年劉先生和江校長有一段急難之緣。那時江校長以國代身分和立委文教委員組團前往金門戰地視察,當時劉是徵信新聞報文教記者(中國時報前身),隨團採訪。船抵小金門時,江校長從搖擺的船頭木板快速跳步著岸,不慎扭傷了右腳;這時他才發現江校長原來纏過小足,以致重心不穩,才會扭傷。為了同情和敬仰她,劉向附近軍營找來凳子,在岸上陪她聊天;從此他們便熟識了。

圖為筆者母親的老家前面曾纏小足的曾外祖母。

 

隨後樂儀服裝的尺度在某次聚會上有了決定性上的發展。

十七日召集人王洪鈞在中午舉行餐會。現場陪客有鍾領隊、劉副領隊等人,至於主客,一是以甫以「冰點」獲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川端康成先生;一是我國文壇「幽默大師」林語堂先生。

川端康成是因參加第三屆亞洲作家會議而來台的。

之前的十六日,他在第三屆亞洲作家會議中,講演「源氏物語與芭蕉」,是為第一次在自由中國作公開的演講;十七日 上午開完第二次文學討論會後,隨即參加餐會。

 

林語堂先生是二十世紀將中國文化精神向西方引介的最重要人物。中英文經典名著有《吾國吾民》、《生活的藝術》、《蘇東坡傳》等;也發明了世界上第一部打字機。可以說是集語言學家、思想家、文學家、旅遊家、發明家於一身。

1966年,落葉歸根的思鄉之情促使語堂先生離美返台定居。他和後來也從香港返台定居的錢穆先生交情不錯。

 

 

他曾仿明末才子金聖歎寫來台後的二十四快事。其中有:

讀書為考試,考試為升學,升學為留美, 教育當事人也像煞有其事辦聯考。 陣容嚴整、浩浩蕩蕩而來; 並以分數派定科系 以為這是辦教育 ; 總統文告『 提醒教育目標不在升學考試 , 而在啟發兒童的心智及思想力』不亦快哉 ! ••• 大姑娘穿短褲,小閨女跳高欄,使老學究掩面遮臉,口堜I 嘖嘖! 者者! 不亦快哉  !」等等。

 


他也有一句名言:「講演要像女孩子的裙子,越短越好  !」

席間王局長就聯想起北一樂儀表演的服裝問題來。劉昌博先生據實呈報,大家聽了既意外又惋歎

「北一女樂儀隊的精湛表演,我看過   !」林語堂關心地說 :「 聽說這些隊員,都是挑選身高一六八公分以上,品學兼優的學生集訓的,如今要裙子蓋住膝蓋以下,裹著美腿,太教人惋惜了 !」

 

舉座都為江校長維護不合時宜的「傳統」,頗有微詞。這時川端康成從翻譯口中得知實情後,講一個日本家喻戶曉之「物語」的記載,大意是說日本神仙久米仙為了看女生美腿跌到水裡「可見少女的美腿,人人愛看。連神通廣大的久米仙也不例外 !」

因林語堂先生在對日抗戰勝利後曾旅居美國紐約一段時間。對於當時媒體報導正打得火熱的美國女子棒球隊,裡面隊員的短裙感到印象深刻。

這時,林語堂忽而靈感來了,豪情萬丈地說:「 我建議北一女樂、儀隊的裙子應短到膝蓋以上最少三吋,要像時下女孩子的迷你裙,越短越好 ! 屆時他們到大阪萬博表演,要把每個現代的日本男人迷魔痴狂,變成古早傳說中的久米仙  •••。」

圖為林語堂先生和國畫大師張大千的合照。

 

由於川端康成的寓示 ,林語堂的建議 ,教育局斷然指示製作服飾的店家,將北一女樂、儀隊的裙子朝膝蓋上剪短三吋;變成超炫超豔的迷你裙。

圖為餐會中劉昌博和川端康成,及畫家席德進的合照。川端康成在餐會之後,下午隨即去外雙溪參觀故宮博物院。

 

六月二十三日起,北一女樂、儀隊公賣局球場進行排練。「中國日」籌委會特別挑選一個分隊的儀隊同學換了簇新隊服,手托花槍,於樂隊演奏的進行曲中列隊齊步走出來;讚嘆聲和掌聲,同時炸響起來;原本滿臉肅殺、翹起嘴角的江校長,帶著微笑和籌委會們親切握手。

已成立六年的北一女樂、儀隊就為了這一次大阪萬國博覽會「中國日」的表演,服裝已由長褲改成短裙。

圖為2003年北一百年校慶時,資深的儀隊隊員和少女儀隊同台操槍的情形 。少女儀隊頭戴的淺黃色高羽帽是後來才換的。

另外當時資深儀隊右肩還沒繡上國旗的臂章。

 

 

 

 

 

 

 

 

北一樂儀在大阪萬博中國日的出隊

 

七月五日晚上八時訪日藝術團在中華體育館預演,當局招待各界人士一萬餘人參觀。

教育部長鍾皎光(為籌辦此表演活動之單位之上司)並在預演前舉行授旗儀式。

 

由局長兼召集人王洪鈞恭請副總統兼院長嚴家淦、蔣經國副院長、鍾皎光部長(戴墨鏡者)、孫運璿部長(圖左一,為經濟部長),也至現場觀賞。

之後孫運璿等行政院大員也陪同嚴副總統訪日。

 

全部表演節目, 只花了五十七分半,幾乎是在連綿不斷的鼓掌中進行。尤以北一女樂、儀隊的迷你裙,成了全場視線的焦點。

演畢後,嚴副總統轉請蔣副院長表示觀感,蔣氏欣然點頭說:「節目緊湊精采 ,難得的是富有中華文化的特質, 出乎我的意料。」

七日七日訪日藝術團分乘國泰和中華航空班機飛往日本大阪。此日是七七蘆溝橋事變三十三周年,因此事變展開中日戰爭的序幕。

當時出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概只有少棒隊才有這個榮幸。北一樂儀的隊員終於有機會和三十年前嘉農一樣第一次坐交通工具看海 ,不過這一次是坐飛機。

圖為出發前在松山機場的合照, 同學們顯得相當雀躍。

放大

曾發動侵華戰爭並在皇太子時期蒞臨台灣視察的日本天皇裕仁與皇后良子於七月七日上午十一時在新建的昭和新宮,接見國賓中華民國副總統暨夫人,日皇(比嚴副總統大四歲)祝賀我國在經濟上驚人的表現。

之後嚴副總統暨夫人偕同隨行官員及記者一行九十人,由東京搭乘新幹線超快特車,於晚上七時十分抵達大阪。

 

嚴副總統夫婦等一行在七月九日上午九時五十分抵達中國館,十位穿金黃色迷你裙的中國館服務小姐同 副總統夫婦從A室到J室,參觀中國館最高一層,嚴副總統在展望室中停留良久,向博覽會場四周眺望(見圖)。
之後嚴副總統夫人慰問二十幾位中國館小姐, 各贈以台灣玉石胸針一枚並親為佩帶。

嚴副總統稍後還參觀了五個友邦國家的展覽會場  ,分別是韓國、 美國 、泰國、 菲律賓 、澳洲。

 

 

「中國日」表演在萬博會「節目廣場」舉行,節目廣場靠近會場入口處,是多數遊客必經之處;也是一個免費的休憩場所。

從圖中可看到,廣場上面有透明的覆蓋,以力覆建築,雄偉中不失雅致。在長方形大廣場正前方有一高樓,上面繪製一幅巨形的、帶笑容的紅色太陽,因日本人的國徽是太陽之故。

七月九日,訪日藝術團 於上午十點在節目廣場預排節目 ,旨在熟習場地 ,及隊形變換間距。因為是逾兩百人的大陣容彩排 ,轟動整個會場,加上會場擴音器的廣播,未排演到一半, 已擠滿人潮。當天晚上的電視及翌日平面媒體,均有報導這次表演盛況。

 


到了十日這天,天氣非常好,在多雨的日本七月,一大早就出了太陽。

圖為少年訪日國劇團領隊劉昌博攝於萬博會表演廣場

 

 
「中國日」節目表演前,參加過二次大戰的日本在鄉軍人代表五百人,很早就到了廣場,這些人當年都是上校和將級軍官,以陸上參謀長杉田為首。他們要藉「中國日」的機會,向蔣中正總統對日本戰敗時的寬大表示感謝。

圖為其向蔣中正總統致敬的標語

 

另外,人群中以華僑居多,他們以「中國日」為榮,不願失去此一難得的機會。前述的嘉農前輩吳明捷可能也在裡面。

中華民國青年學生在萬博「中國日」慶典中的表演,使得日本人有見到了日本文化本源之感,想起了日本文化的淵源。這是此間日本報紙對「中國日」各項表演節目的評語。

上午十時十五分,嚴副總統(左二)親臨大阪萬國博覽會「節目廣場」主持博覽會中國日的慶典,樂隊奏樂,全體肅立。現年八十三歲的萬博協會會長石坂泰三(右),已早嚴副總統三分鐘進場,甚少出現在萬博會場的他,在此場合出現,象徵日本對中國的友誼。
隨後奏兩國國歌,升兩國國旗。之後,日本代表山津大使及嚴副總統分別致詞,此時觀眾已擠滿了整個的廣場,預計約在三萬人以上。

圖中可看到嚴副總統身後的服務小姐不免俗的穿上迷你裙,迷你裙是三年前從法國流傳到亞洲的。

其實台灣在日據時期就有女中的學生在攀爬玉山時,穿著圖中類似迷你裙的服裝。
隨後日本政府派一名服務小姐向嚴副總統夫人獻花。此時日本各大電視台、廣播電台、通訊社和報紙等都派記者前來採訪,會場到處都是攝影機,文字記者坐了整整三排。當時國人也可透過國內二家無線電視實況轉播共襄盛舉。
之後旅日華僑、棒球好手王貞治向 嚴副總統獻上親筆的簽名棒球。

當時是他第十二年的職業棒球生涯;他已連續八年贏得日本職棒全壘打王頭銜;更在1964球季創下史上最多的單季55支全壘打;當年也創下在後樂園(巨人主場)擊出160M最遠全壘打紀錄  

1970球季到「中國日」這天為止,他已擊出二十八支 全壘打,打擊率為三成六六,很有可能超越1964年創下的五十五支 全壘打的紀錄,也是當年三冠王的熱門人選。

隨後他在爭日本第一的總冠軍賽中,擊出兩支全壘打,幫助巨人隊以四勝一敗擊敗羅德獲得冠軍。

本季結束後,他以3.25 勇奪打擊王及最優秀選手;1973年更以打擊率3.55、 51支全壘打、114打點榮膺三冠王

在此場合出現的他,是全場的鋒頭人物,很多日本觀眾圍著他,請他簽名留念。因王貞治表現了華人在海外奮鬥的那種精神 ,故受到日人敬重。

 

因他是讀賣新聞巨人隊的球員,故當時台灣的青少年球迷把他及所屬球隊奉為偶像及崇拜隊伍。

後來王貞治破了美國人所創個人生涯756支全壘打王世界紀錄,創下868支牢不可破的藩離。

2002年他曾率大榮鷹隊和 歐力士隊 在天母球場進行二場日本職棒球季賽;北儀38th也曾經在此作過二場表演 。

圖為天母球場

 

「中國日」的各項表演節目隨即於十點半展開,首先由長達十二分鐘的北一女中樂儀隊表演。音樂響起,儀隊還沒進場,已經是滿場掌聲,因萬博協會曾經為「中國日」印了宣傳的海報。

圖中可看到螢幕以日文顯示少女樂儀隊出場的字幕。放大

 

 

 

 

 

 

進場時,先以分列式繞場一週。她們穿著綠色上裝,白色短裙,白色長靴,個個英姿煥發,十足表現了中華兒女的傳統精神。

圖中可看見當時儀隊戴御棕軍帽和現在有些不一樣,而且她們拿著的是小木槍。

 

儀隊在樂隊伴奏下 ,進入會場中央 ,表演花式操槍絕技;在雄狀的軍樂聲中,他們熟練的操著槍,不時變換著隊形。首先以分列式排成了英文的「中國日」兩個字,全場觀眾又掌聲雷動。步伐之輕快、整齊,令人嘆為觀止。隊形變換時, 忽而蹲下用花槍排字拼圖 。

 

 

在表演時負責掌國旗的北一女宋家瑾同學說:「責任感為她帶來了緊張的情緒,發抖的手幾乎拿不穩旗桿,不過他們還是盡力把困難克服了。」

其餘掌旗的同學均一致表示,「中國日」場面之動人,為他們生平所僅見,當國歌奏起時 部分團員被感動地哭了起來。


放大

隨後她們以槍支擺出「EXPO 70」 的圖樣;接著又排出櫻花----萬博標誌;及我國的國徽,圖案美麗壯觀,博淂了滿場熱烈的掌聲。

圖為北儀在七月五日在我國預演時以木槍排成國徽。因排字的需要間接造成安全褲的出現。

放大

在北一樂儀表演完後,緊接著是文化學院舞蹈科系五十名學生表演十分鐘的霓裳羽衣曲。此時北一儀隊六十人也開始在後臺換上紅、藍和粉紅民初少女服裝,紮上兩條辮子準備表演繡荷包舞。  。

圖為霓裳羽衣曲的表演。

 

 

因為了讓表演完霓裳羽衣曲的同學有充份時間卸裝又上裝,以表演最後一個節目---嘉賓讌舞,「中國日」籌備會便在民俗表演---羅漢戲獅和 金龍獻瑞中間安排了七分多鐘的繡荷包舞

圖為嘉賓讌舞

 

繡荷包舞裡,儀隊同學表演著穿針引線並移其蓮花步,頗能表現中國女子的溫柔。可惜的是身段硬了一些 ,而且每人身上那隻「針線簍」 似乎也太大一些。

舞畢時紛紛將荷包拋出數發,日本觀眾爭相搶拾,達成一大高潮。

相關資訊

 

當第一場演畢,許多僑胞擁到後台,向團員們面致慰問,他們說很久未看到祖國的節目表演,尤其目睹下一代中國青年的蓬勃朝氣,不少人流了眼淚,還有幾位僑胞贈送金錢和邀請吃飯,他們的盛情團員們都心領了。隨後他們在當日下午一點表演第二場,稍晚再表演第三場。

圖為領隊劉昌博(左)於返國歡宴上,接受文化局長王洪均(右)頒贈獎牌。

 

十一日早上八點之後,訪日藝術團全團參觀萬博會其他各國館,幾乎每個展覽館前都有排有長長的人龍。幸而他們有的穿了整齊的團服,有的胸前掛有團徽,各館人員認出是:「穿迷你裙的中國女兵」,優遇他們從側門貴賓門進入,因此可多參觀幾個展覽館。

當在美國館前排隊時,遇到傾盆大雨,如果早一天下,在節目廣場表演的中國團早就淋成落湯雞了。

 

隨後訪日藝術團全體團員兩百人,於十二日仍搭乘華航及國泰班機分三批回國。

二十一日下午(星期二),由台視招待全體訪日藝術團團員觀賞「中國日」表演實況錄影。

 

事後北一女儀隊隊長劉雯與樂隊隊長李麗娜,也先後說出他們的感想。他們說:「 連場爆滿的觀眾,以及他們熱烈的掌聲和喝采聲,激起了他們的榮譽心,使他們在表演節目時,更為賣力。」

 

 

 

受到北一儀隊換裝後,深受國際人士喜愛的影響,晚北儀一年成軍的景儀也換上迷你褶裙。

圖為她們在1999年市賽出隊、昂首闊步走出會場及在1998年國慶出隊英姿煥發的模樣(圖左下)。

 

1992年八月赴大陸訪問、風靡一時的北一樂儀,其服裝也影響了大陸各學校女子樂儀團體。

圖為她們赴南京中山陵訪問的情形。其制服的顏色反映了國共內戰當時的情形。如今國共已趨於和解,2010年在上海舉行的萬國博覽會臺北館開幕,已邀請景美樂儀旗訪問。相關影片

放大

 

 

上海世博 台灣館

臺灣館建造在世博園A區。臺北世界貿易中心提交的臺灣館參展主題為「山水心燈」,提倡未來城市文明「回歸自然、回歸心靈」,七大展示內容分別為「山水劇場、點燈水臺、臺灣之心、臺灣之窗、心靈劇場、城市主題廣場、城市藝廊」。同時,臺北世界貿易中心表示將參加網上世博會,建立富有本地特色的模版;還將組織臺灣的文藝團體參與上海世博會的文化演藝活動。

            

 

 

 

 

 

 

 

「中國日」時段安排與台灣產業有關的活動

其實「中國日」籌委會可在北一女儀隊表演繡荷包舞的時段安排與台灣產業有關的活動,請看以下說明:

國際蔗糖技術學會第十三屆大會於1968年三月由我國主辦,學會自成立自今,尚無固定會徽,經大會決議,決採用此次主辦國的大會標誌為永久會徽。由黃植榮先生所設計。

圖為蔣中正總統於三月十五日上午在總統府接見各國資深代表後合影。

 

交通部郵政總局,為紀念蔗糖學會在我國舉行,并介紹台灣糖業,於三月一日發行彩色「台灣糖業」郵票一組計兩枚,該郵票圖案亦由黃先生所設計。

圖中可看到在炎炎烈日當中,婦女們正戰戰兢兢地削甘蔗葉,等著火車來托運到糖廠製糖。其中不乏一些少女。

因台糖為了鼓勵農民耕作競賽的熱情,於1967年特地成立婦女蔗作班高級研究班等,經過三年的觀察,也就是1970年,獲致一個結論,婦女蔗作班較男子蔗作班的收穫量高出百分之二十五。此一可喜的發現

在北一樂儀訪問大阪萬博之後,使台糖原本計劃設立婦女班五百班的目標計劃,暫時先提高一千班的目標。

「中國日」籌委會當局可安排北一儀隊表演以一小節甘蔗為道具的表演,因甘蔗和他們所操弄的槍粗細一致,重量差不多,以此表現出農村婦女勤儉儲蓄的美德,真正地為國家充實了不少「荷包」,以去作經濟建設。

 

 

 

以下再用兩張圖片和各位解說糖業對台灣經濟的重要性。

國民政府還沒撤退到台灣時,有一次已下野的蔣介石總統要到菲律賓碧瑤參加國際會議,當時的台灣根本沒有外匯,只有位於台北市漢口街的台糖總公司才有。那時就是依靠台糖的外匯,蔣總統才能順利出國開會。 

 

台灣經濟逐漸穩定之後,極盛時期的台糖所賺取的外匯,曾佔台灣所有外匯的七十五%強。民國六十二年,世界能源危機時,那時台灣正要進行十大建設,卻為龐大經費所苦,剛好世界糖價處於巔峰時期,台糖以一噸糖賣一千五百美金的價格,一下子賺了四十幾億元,適時平衡十大建設資金的缺口。

 

 

故宮博物院管理委員會主任王雲五(左)、錢穆夫婦(中)等一行五人應日本文部省邀請,在藝術團返台後不久,十六日上午飛往日本訪問一週訪問。

他們是去考察日本有關的藝術文化機構,並參觀大阪博覽會。於二十二日返國。他在此年的講演《歷代人物》中提到:

但我們今天,個人功利思想彌漫日盛。中國四民社會中「士」的一階層,本要在世俗社會中建立歷史理想,把如何做人即如何生活,奉為如何做事即如何建立功業之基礎與準繩,德性道義生活更重要。但此時此刻此一階層漸趨沒落。我們也將追隨西方,只重個人外的生活,重功利、重事業、新社會亦將以工商經濟為主要中心,一切聽命於此。此從中國傳統歷史講,乃是天翻地覆一絕大轉變。我們要把中國歷史大流堵塞,另開新流,此事艱鉅且不論;其是非得失,亦該有討論。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