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具有人生啟示的日劇 

 

前言  

本劇和背景音樂說明    

忘掉憂鬱    

第一次的約會  

人是可以改變的  

一場球賽的啟示

最後的抉擇  

回首頁

 

 

前言

 孫中山先生曾說 :「人生十之八九皆不如意!」;錢穆先生在《中國歷史上的教育》一文中指出:「如果教育專講知識和職業,對社會必然發生兩大影響。一是使人與人之間逐漸的分離,你學工,我學醫,他學法, 各不相關。二是叫人與人盡成為比賽, 只許少數成為傑出的,其餘大多數全落後了。人生究竟為什麼呢 ? 是不是專為陪襯旁人做跑龍套,好來烘托出一兩個叫座的主角的呢?」

在這裡為要大家介紹的劇中這位人物,正是跑龍套的。雖然他有些地方讓人覺得不可取,但是他勇於改變的精神卻是值得參考的。他叫星野達朗 。四十多歲 ,還沒結婚,工作職位只做到組長。
 

TOP

 

 

 

本劇背景音樂說明

筆者要介紹的這一部富有人生啟示的日劇,叫《101次求婚》,1991年在日本播出時創下極高的收視率。

隔年10月正是我當兵退伍的時候,那時衛視中文台是日劇的天下。在播《東京愛情故事》

時,它們不斷在廣告空檔宣傳「醜小鴉變天鵝的故事」─《101次求婚》,於是我就期待它的播出

。但那時是以中文配音,後來我看到薰和星野訂婚後,和他以前的未婚夫長相似之藤井的出現,覺

得劇組如此安排實在有點誇張!那時因返鄉過年,就沒有再看下去!一年後,看到第四臺用他們自己頻

道播出《101次求婚》,我正好看到後面沒看到的,且是日文發音,看完結局,終於了解第101次求婚是怎麼

回事!1994年,《101次求婚》終於在無線電視台─台視播出!

《101次求婚》的主要背景音樂叫《離別曲》,這是波蘭的大音樂家蕭邦為了感念故國被列強瓜分的發憤之作。

它是一首協奏曲,鋼琴由西村由紀江彈奏 。

《101次求婚》導演很巧妙了運用此曲來詮釋劇中男主角對女主角的情感 。許多愛樂人士聽到這曲子都會想到此劇。

西村由紀江彈奏《離別曲》 點此

配樂位置 :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份  第四部分

西村由紀江詮釋之另一首背景音樂─SAY YES (Instrumental Version)即網頁上的背景音樂

配樂位置 : 第一部分  第二部份 第三部分 

網頁開啟後,下載時間會長一點,要等一下,才能聽到 !                                           

西村由紀江詮釋之另一首背景音樂─夢を追いかけて~薫のテーマ~ (Piano version)  點此

即描述劇中女主角矢吹薰心境的音樂。

感性版   點此  配樂位置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另外,可能受限於原聲帶只能收錄12首樂曲之故,SAY YES的純鋼琴版本等都沒有出現。

特別有一首描述男主角星野達郎緊張和不安心情的鋼琴曲,所以,筆者從原劇中錄下聲音

部份,這一段是配合尚人勸告星野,薰已經在注意別的男人!點此

筆者在數年前也有聽到NHK的節目預告用這一首節奏比較快的樂曲作背景音樂!

西村由紀江(療癒系女王)鋼琴演奏會將於 2011.12.11 14:30 台北國際會議中心進行 

西村由紀江再會台客 今彈中文金曲

 

 

TOP

 

 

 

 

 

 

忘掉憂鬱

劇中的女主角矢吹薰(淺野溫子飾演,以下簡稱「薰」)和男主角星野達郎(武田鐵矢飾演,以下簡稱「星野」或「達郎」)在一次相親中認識。從此,星野對薰展開熱烈了追求,即第100次的求婚,但薰心中一直忘不了那三年前答應跟他結婚、卻於結婚典禮前出車禍死亡的男朋友。

達郎:「我再也不會去鋼琴酒巴了 !
純平 ,薰小姐有一個忘不了的愛人。」

純平:「你聽說了 ? 」

達郎:「聽說是鋼琴師 , 不是像我這種粗俗(豈不知粗中帶細) 的人能贏的對手的  。純平 ,我完全死心了。」

純平:「剛才薰小姐打電話來。」

在公園
薰:「對不起 ,我說了一些不負責任的話 ,聽說你升職泡湯了?」

達郎:「雖然覺得可惜 ,可是就如你所說的我正義凜然的、 很帥的,就像正義的使者般。」

薰:「真的是不懂的升職的要領。

乃指星野解決了其公司的女同事岡村涼子被上司性騷擾的事

達郎:「早點忘了他比較好, 如果一直惦記著死去的人,你永遠沒有辦法得到幸福的。那個人一定也這麼想的,我會讓你幸福的。」

薰:「別開玩笑了, 你要讓我幸福 ?」

薰大笑

薰:「代替他 ,別開玩笑了! 你怎麼知道 我想要忘了他 !他那時候一定很痛 ,一定很痛苦…流了好多血。」

 

薰:「你說要跟我結婚 ,怎麼可能呢 !!  我到現在還無法忘記他的…臉、 他的手指;我到現在仍無法相信他已經不存在了。」

薰:「你那麼想跟我結婚的話, 相對地我有一個請求 。讓我再見他一面 ,求求你  , 再讓我見他一面, 求求你!」
達郎:「涉谷 ,你知道漢字憂鬱的「鬱」 字怎麼寫吧? 是這樣寫的。」

澤村尚人(竹內力飾和薰同一樂團。劇中他對薰也熱烈的追求。

此時,從鄉下─濱松來東京的老爸想帶薰回去。

尚人:「你要怎麼辦 ?」

薰:「什麼怎麼辦 ? 」尚人:「妳要回去鄉下嗎 ? 」


薰:「才不會呢! 我會好好跟他談一談的。」

尚人:「他一定不知道他女兒是個音樂家。」

薰:「女兒就是女兒阿 !」

尚人:「今晚要給他答覆是嗎 ? 」

薰:「他現在正跟千惠在看戲呢 !」

薰的老爸:「這是千惠安排的嗎 ? 」

達郎:「不是的 ,是我弟弟拜託他的,要我們二人在一起 。」薰的老爸:「到底她會有什麼樂趣阿 ?」

達郎:「其實我是很想向你道歉。有關我上次對你作的那些沒有禮貌的事。」 

老爸:「那些事情我已經不在意了;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們相親的事, 這是我老婆擅作主張做的事 。 」

達郎:「是的。」

老爸:「很冒昧問你一下 ,為什麼妳這麼老了, 還在做組長呢? 所以我覺得你一定是沒有工作方面的才能; 而且我也認為我們家的薰對你一定也沒有那樣的意思。 」 

達郎:「 是的  。」

老爸:「我打算要把他帶回濱松 。那時候也是一樣 ,自己擅作主張要結婚, 結果那個男人竟然死掉了 ;已經32歲了 ,還不打算要結婚 ,我對她有家長對子女的責任;而且當初也是我讓她學音樂的 ,我不能一直讓她這樣無所事事。」
達郎:「無所事事? 薰小姐她並沒有無所事事!因為她醉心於她深愛的男人, 所以忘不了她的事, 無法考慮和別人結婚的念頭;也因而在她的眼中 看不到別的男人 ,這樣阿薰小姐那裡是無所事事呢?」 
達郎:「我最喜歡拉大提琴時的阿薰小姐了 !每一秒鐘都會有不同的表情,
就像是美麗的萬花筒 ;你竟會把阿薰小姐當作是那樣的人 ,你真是沒有眼光阿!」

薰的老爸:「你真沒禮貌 !」

達郎:「你閉嘴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董事長 ,如果你是用這樣的眼光看自己女兒的話 ,你的公司也沒什麼前途可言了 !」

薰的老爸:「你沒有資格這樣說我 !」

達郎:「你說的是!」

 

達郎:「我在說些什麼阿?」

在演奏場上,看著台上的女兒認真彈奏樂器的父親
 
父女閒聊

老爸:「薰 ,我想起你小的時候。」

薰:「就是我還很可愛的時候嗎?很可愛阿 !」

老爸:「我勉強把像個小男孩的你帶去學鋼琴 。」

薰:「那時候你老是買一些老舊的練習本給我 。」

薰的老爸:「從前爸爸我阿 ,在高中的時候 ,喜歡上了一個在樂隊吹奏橫笛的女孩 。」

 薰:「第一次聽到 。」

老爸:「我在校外教學的時候,提起勇氣向他告白 。」薰:「然後 ,然後呢?」

老爸:「就這樣啦 ! 因為家裡並不是很有錢阿 !所以像彈鋼琴的小孩 ,這種玩樂器的人 ,在我們看起來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 而且特別有氣質因為我只念到高中 ,但是畢竟我在鄉下 還是有一間小小的工廠 ;所以我用沾滿墨水的手  ,抱著你的時候  ,我就想到讓你到音樂教室學鋼琴。」

薰:「爸爸 !」

老爸:「什麼 ?」薰:「我最喜歡那雙沾滿墨水的大手喔 !」

老爸:「每次演奏會的時候, 你總是會得獎  ,爸爸真的好驕傲喔 !」

薰笑  

老爸:「可是我卻也沒想到 …你真的會把音樂當作職業。」

薰笑著說 :「我也是阿 ! 」薰的老爸:  「親戚們都說我是歹竹出好筍 。」       薰笑

老爸:「雖然我說要把你帶回去。 但是或許…這只是我自己想再跟你生活在一起罷了。 把這件事忘了吧 !」

在河岸邊

薰:「父親要我跟你道歉 。 我不知道你到底跟他說了什麼 ?可是托你的福 ,這樣一來我就不用回鄉下了。」

達郎:「你說的是。不然的話  ,你就會被帶回鄉下了 。所以我才會對伯父說了那些的話。」

 

薰:「可是我父親也有一點生氣的樣子。」

達郎:「是嗎? 那不是我 ,應該是別人對他說了什麼討厭的事吧 !」

薰:「可是以結果來講我還是不用回鄉下了 。」

達郎:「對阿! 對阿 !我也是覺得跟他談一下比較好 。」

薰:「我父親要搭下午的電車回去 。」

達郎把手放下  回答:「 這樣阿 !」

薰:「還有上次真的…很對不起,我會對你說那樣的話 ,也是沒辦法的阿 !

桃子說我應該是想要跟你撒嬌。因為想要跟你撒嬌 ,所以才說了那樣的話。」

 

達郎:「請你對我撒嬌吧 !如果你不嫌棄的話, 就盡量對我撒嬌吧 !」

薰:「太撒嬌的話你會受不了的 。」

達郎:「這樣的話我會瘦下來的, 所以是一石二鳥。」

薰:「星野先生 ,雖然這樣的話很難啟齒,但是還是請你放棄吧 !。」

薰:「我不會喜歡上別人 ,也不會結婚 。」

達郎:「我也說我不會在乎的。」


薰:「可是這樣我也是很困擾的阿 !你喜歡我 , 我當然很高興 ;可是如果因為我而耽誤了你下次的相親的話, 我也是有責任的;就算你為我作了很多事  ,我還是…很難對你有那樣的感覺阿! 就算過了一段日子 ,我又想要再次和別人談戀愛 , 我想那個人也一定不會是你  。」

達郎:「像我這樣的類型真的就不行!」 薰:「很抱歉 !」

達郎:「連百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嗎 ? 如果只是當普通朋友的話… 說的也是阿 ! 像我這種已經沒有信用 、又沒有肚量而且工作能力又不好的男人 。」 

薰:「我是不會因為你這些話而改變心意的 。相親的時候,我就是因為這樣才掉入你的陷阱的,所以事情才會變成那麼複雜的。我不會再上當的。」

達郎:「果然是這樣阿 !阿薰小姐你果然也是以外表和金錢來評估一個男人的阿 !」

薰:「不是阿!!」

達郎:「至少我不會以外表和金錢來挑選男人的。」

達郎:「聽到這些話我真的好高興阿 !這是真的吧?」

薰:「可是,  又來了 !」

薰:「總之我討厭你的個性  。」星野:   「那你說你討厭我那一點  。」

 薰:「就是阿…  對 , 我們的感覺不適合阿 !反正我再也不會和你見面了。對不起  , 再見。」

 

岡村涼子(石田有理子飾):「組長人不舒服嗎 ?」

純平:「是嗎 ?」

涼子:「因為他昨天沒有去上班阿 !」

純平:「沒關係  ,沒關係  ,他現在去散步了 !」  涼子:「這是探病的禮物。你在洗衣服阿 ? 」

純平:「是阿 ! 你在這裡坐一下 。」

涼子:「 我來幫忙好了 !」 

純平:「 什麼 ? 不用。 不用了!」
 

涼子:「 我喜歡洗衣服阿 ! 我最喜歡在陽台曬衣服了 !」  

純平:「 不過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 因為我母親很早就過世了。 所以家事都是我和大哥二人輪流做;我大哥或許是年紀大了 , 所以他現在很想結婚  , 這個是我很能夠了解的啊!」

薰 :「要跟媽媽打聲招呼喔 ! 我們過年的時候會回去的。 爸爸你有好多白頭髮喔 ! 真的好多喔 ! 」

薰的老爸:「 其實你媽媽托我待了很多相親的照片要給你 ,可是我不打算讓你看這些東西。」

   

薰的老爸:「 阿薰  ! 」  薰 :「 什麼事  ?」

薰的老爸:「 你還是把真壁的事給忘了吧  !」 薰 :「 爸爸   ! 」

薰的老爸:「 因為他沒有遵守承諾阿 !他跟我說他一定會讓你幸福 , 可是卻沒有遵守自己的承諾阿 ! 我不會原諒他的;因為他讓你那麼不幸, 所以我不會原諒他的 ! 」

 薰 :「 爸爸   ! 」
另一方面星野的家
純平:「 大哥 ,涼子今天回家的時候,主動跟我說:『若有事的話隨時打電話給我  』難道是媽媽的事感動她了?」

達郎:「她喜歡你嗎  ?

 

純平:「 你不知道嗎 ?」

達郎:「 誰知道阿  ?」

純平:「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 ,她幹嘛沒事往我們家走動阿? 」

達郎:「我告訴你,她是我們公司的女孩 ,所以你不要做什麼傻事喔!  」

純平:「我告訴你  , 我也不是你們公司的人 !  」

達郎:「 算了   , 現在趁年輕多玩一點吧 ! 而且你一直都是這樣 。你是個每次都得不 到第一志願 , 但是一定會拿到第二、 第三志願的年輕人阿 ! 第一志願對你來說似乎太難了一點 ! 」

純平:「 你在說些什麼 ? 這總比最後志願都考不上,終究 只能成為一個普通的老人好吧  ! 說贏你了 !  」

純平:「 怎樣 ,你要找我打架嗎?」
純平:「 大哥 , 反正人家都說百分之一都不可能了 , 乾脆你就放棄好了;就算是個大肥女,或是大醜女, 都勉強結婚好了沒辦法阿 ! 你不要這樣說我阿 !  」

突然星野家電話響起

矢吹千惠(田中律子飾,薰的妹妹):「我姊姊沒有沒在那裡 ?」

純平:「她是來過 ,不過那是下午的事 。」

千惠:「這樣阿!! 她下午送我父親去搭車 ,後來就沒有消息了,她會不會一起回去了阿 !… 我知道了, 那就算了 !再見!!」

 

達郎:「誰打來的? 是不是又是你們大學裡的同學要找你談些性交?」


純平:「 什麼性交 ,我才不知道 ,才不是那種事呢 ! 千惠 ,就是薰小姐的妹妹 !」
達郎:「 原來你腳踏兩條船阿!!」

純平:「不是啦 !」

達郎:「 那是什麼事 ?」純平:「 聽說薰小姐好像回鄉下了 !」

石毛桃子 (淺田美代子飾)的樂器行
千惠:「她打電話回來說 :『 過二 三天就回來了! 』 在車站的時候 ,她突然變的很衝動喔! 姊姊在人情世故方面很弱的阿! 」

桃子:「 可是她說或許這是個好機會也說不定。」千惠:「 什麼 ? 」

桃子:「 她說雖然忘不了他 , 可是或許可以試著把他當作回憶。」

 千惠:「 真壁先生的事阿 ? 」
桃子:「嗯,她說她要藉著還未認識真壁先生之前的自己來忘掉他!」

工地上對薰戀戀不忘的星野

 

此時奏起了離別曲的音樂詮釋這一幕

離別曲(位置0:00 ~ 1:46)

 
 
 
隨著音樂,背景來到了鄉下濱松
 
 
 
薰騎著車馳騁在美麗的鄉間 
騎到海邊
 
 

狂奔、掙扎

音樂結束
 
薰心裡想著:「我已經不會再為你哭泣了 , 因為只要我一傷心 , 爸爸也會跟著我一起傷心; 所以再見了, 我不會忘記你的 ,再見!」

 

這時突然從天外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薰 !

此時配合恰克飛鳥(CHAGE&ASKA)為此劇唱的主題曲SAY YES

 

達朗:「我問了你家裡人,他們說你在這兒。」
薰:「你來了, 你真笨 ,我就要回去了!  」

達朗:「 聽說是這樣 ! 」

薰:「不可思議阿 ! 不知道為什麼就知道你會來這裡。」 

達朗:「 我也是,我也覺得你在這裡等我。這是不是叫做感覺 !」

薰笑

達朗:「 這樣應該是不是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

薰:「是阿 ! 」

達朗:「 那麼百分之二呢  ? 」

薰:「 也許  ! 」達朗:「 百分之三呢 ?」

薰:「或許吧  ! 」達朗:「 那麼百分之十呢 ........ 那百分之九呢  ........... 那百分之八呢 ?」薰:「或許吧 ?」

 

尚人:「鄉下好不好玩阿 ? 」

薰:「 什麼 ? 」

尚人:「 你應該多少有恢復一點生氣了吧 !」

薰:「 我在那裡騎著腳踏車到處跑 , 順便把我的回憶丟在那裡 , 整個人好多了 !」

 

谷:「組長 , 你前幾天怎麼了 ? 因為組長很少請假阿 !」

達朗:「我到海邊去了,涉谷不是有一句俗話說人不能只靠吃麵包活下去嗎?」

谷:「 至少也要塗點牛油嘛 !」

達朗:「雖然不能只靠吃麵包過活 ,不過卻是這樣可以活下去的喔!! 只要有人願意陪我一起吃的話 。」

TOP

 

 

 

 

 

 

 

 

 

 

第一次的約會

音樂課結束後

薰:「裕太 !星期六是發表會, 要把最好的一面拿給父母看。你的父母親那一位要來呢 ?」

裕太沉默不語 

石毛桃子:「 我聽別的家長說,裕太家好像吵得很厲害喔 !」

薰:「 吵得很厲害 ?就是到底要不要離婚阿 !」薰:「 喔。」


桃子:「 他們好像是先上車後補票的喔!!這就是有金錢卻沒有愛的婚姻;這也是那些想嫁給那些有錢人的女孩們一個借鏡喔 !」

薰想著:「沒有愛的婚姻…  。」
矢吹千惠:「 姊 ,你到底心裡怎麼想的 ? 你真的有意要跟他結婚 ?」

 薰:「怎麼可能呢?」

千惠:「 可是這樣下去對你們兩人都是一種負擔阿 !」

 薰:「那你說我應該要怎麼辦呢 ?我跟他說過很多次我沒有想結婚的意願 ,可是他說他不在乎。 我告訴他不能不在乎, 結果他就到鄉下去接我回來了。」


薰:「 如果你問我 我對星野先生有什麼感覺 ?我只能說跟他在一起的確很快樂。 如果想像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 雖然這是很難想像的事 , 我也不會吃醋。 可是只要想到他離開我身邊 , 我還是會感到寂寞的阿 ! 」

千惠:「 真是複雜阿 !」

 

純平:「真受不了 這個月又超支了。我要從大哥你的零用錢裡面扣了喔 !」 

達郎:「 你再扣下去的話 , 你叫我中午吃什麼阿 ? 」純平:「減肥阿!」

達郎:「笨蛋 ! 減肥是有錢的人不吃東西才叫做減肥 ;沒有錢吃東西的叫貧困。 說到 貧困我才想到 ,你不要到處跟別人說 我到松濱去找阿薰小姐的事喔 !」

 

純平:「 你們不是連一次約會也沒有過嗎? 現在趕快約他 , 約他 , 而且你連濱松都去了。」

達郎:「 我也是這麼想。」

純平:「 如果不吹氣的話 , 汽球可是會慢慢消掉的喔 ! 現在就打電話給他。」 

達郎:「 不要 !我不要 !」

達郎:「薰小姐在嗎?」

千惠:「 他正在洗澡  。請等一下!」

純平:「 不要慌 !」

薰:「 對不起 ! 我現在正在洗澡 。」

達郎:「 不會 ,我一點也不在意 。」

薰:「 有什麼事嗎 ?」  達郎:「 是的 , 現在…你是不是正在洗臉。」

純平:「 你這是什麼問題 ?」

達郎:「 這個…個禮拜六有空嗎 ?」

薰:「 星期六 ?就是後天嗎 ? 」

達郎:「 是, 天氣預報不是一直說那天天氣不錯;是的 ,我想要在那天洗衣服。」

薰:「 最近的男性 ,不知道應該說是軟弱,還是太過在乎女性的心意 ; 要怎麼說呢 ?當然只會任性的女性 , 也是非常要不得的 !我…最討厭優柔寡斷的人,你是要約我出去是嗎 ?」

達郎:「 不是的,是的!!真對不起 !」

薰:「這並不是什麼需要道歉的事阿 ! 星期六我只有幾堂音樂課要上 。  我答應你 ,ok!」

星期六的音樂課

薰:「裕太 ,你媽媽呢 ?」

裕太:「他很忙。」  

薰:「這樣阿 !」

薰:「 各位現在要表演的是學習鋼琴才剛滿一個月的永山裕太 。請大家拍手 !」

 

 

週末的下午,人群中的星野顯得特別突兀 

薰:「 不好意思 ,我來晚了 。」

達郎:「 不會的,因為這裡有很多情侶, 所以我有一點不好意思待在這裡 。今天我很努力打扮過了,看起來應該有比較年輕一點了 ! 」

薰:「 很好看 ! 」

達郎:「 真的嗎 ? 」

薰:「 他可不可以跟我們在一起呢 ?」

 
達郎:「你認識這個小孩阿 ! 看起來真是健康的小孩阿 !」

薰:「他是我音樂教室裡的學生 。」

達郎:「這樣阿 !」

薰:「對不起突然帶他過來 。如果你已經決定要去別的地方的話…」

達郎:「 喔 ! 沒關係,這樣剛好呢 !因為我也已經很久沒有約會了,所以我也正煩惱要去那裡比較好呢 。」

 

在兒童遊樂場

 

裕太:「 我們去坐那個吧 ! 」

薰:「 不要啦 ! 看起來很可怕 的樣子  。 星野先生我們一起去玩那個吧 ! 

達郎:「好 !」

裕太:「 那個是二個人坐的耶 !」


達郎:「 這樣阿 ! 那我就在這裡等你們好了。 臭小子!!」

看起來在有電燈炮的情形下,星野的第一次約會可能要打了折扣!

 

 

鏡頭轉到河堤旁的棒球場

 

純平:「 打中了 , 快跑 !」

裁判:「 出局  !」

純平:「 你說什麼 ? 你到底會不會看阿  ?」

涼子:「 原來你就是在做這種事阿 !」
純平:「 我們這隊雖然比較弱一點.... 」

涼子:「 我到過你家,可是沒人在 。我買了這麼多…」

純平:「買那麼多兩個人吃的完嗎 ?」

涼子:「組長呢 ?」純平:「 他跟阿薰去約會了 。」

涼子:「真是的!人家好不容易找到藉口來。」純平:「藉口?」

涼子:「因為組長長的很像我以前養的貝司 , 它是隻很笨的小狗 ,讓我很頭痛呢 !可是不管是吃飯或做任何事, 都很努力的喔。」

涼子:「 我以為現在的小孩子只會去補習班而已。」

純平:「可是也有少數的喜歡運動阿 。」

涼子:「 你有上過補習班嗎 ?」

純平:「 沒有阿 , 因為我們家就是那些少數人之一阿 !」

純平:「 是這樣的,平常到了吃晚飯的時候 , 就會有很多媽媽到球場帶小孩回家吃飯 。可是我們家卻一直都是大哥扮演這個角色 ,因為我父親每天都很晚才回家

所以學校的母姊會…還有 青春期的叛逆 都交給我大哥一手包辦。」

涼子:「 我真的好羨慕阿 ! 我也好想要有一個這樣的哥哥喔 !  因為我父親很嚴格 , 所以我從小就很少有機會向他撒嬌 。」

純平:「 這樣子阿 ?」

涼子:「 所以我好喜歡像組長那樣的人喔 !」


純平:「 你最好還是不要跟大哥說這些話喔!因為它可是容易會錯意的喔 !」

回到兒童遊樂場

達郎:「今天是我跟阿薰第一次的約會 ,你不要嚼口香糖了 ! 好好聽我說 ,你也應該要替我想想阿 !我還要付房屋貸款呢!」

 
薰:「 我們去搭摩天輪吧 !」

裕太:「摩天輪是女人和小孩子坐的的東西 ,我才不要去呢 !」

薰:「 這樣阿 !  那我們一起去吧 ! 」

  

 

達郎:「 好的 ,在這裡等我們一下 ! 」
在摩天輪上


達郎:「 可是說起來當鋼琴老師可是不容易阿 ! 」

薰:「今天只是碰巧罷了  ! 因為今天有一個小型的只有學生家長參加的鋼琴發表會 , ,,那個小男孩他的父母都沒有空來參加。他看起來很寂寞的樣子 ,  所以我忍不住將他帶來了。他父母聽說快要離婚了 ! 」

 達郎:「 這樣子阿 ! 」

薰:「星野先生怎麼認為 ,沒有愛的婚姻 ?   」

達郎:「 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薰笑。

達郎:「可是 我似乎也沒有資格這麼說阿 !因為我第一次相親的對象就是這麼一回事 。他就在結婚當天就逃婚了, 以後的99次相親都是同樣的結果  。」

薰:「千惠曾經說過 一直這樣下去,對你是很不公平的 !」

 達郎:「 不會的。不管怎麼樣  , 我都不會在意的 , 只要像現在不停的轉動 , 我就已經很幸福了。 」

薰:「 是這樣子的。 」

 

 

此時配合恰克飛鳥(CHAGE&ASKA)為此劇唱的主題曲SAY YES

來描述星野這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在餐廳

裕太:「我吃飽了 !」

星野達郎(武田鐵矢飾):「 你可真會吃阿  !」

矢吹薰(淺野溫子飾):「 你媽媽應該回家了阿 !你還是打電話回家去一趟吧 !  !」

裕太:「 恩!」

薰:「 星野先生你小的時候,是個怎樣的小孩呢 ? 」

達郎:「 我嗎?是一個頭很大, 跟現在沒什麼差別的小孩吧 !」 

薰:「 真的嗎?」 達郎:「 真的 !」
薰:「 個性呢 ?」

達郎:「 不知道應該說是運氣不好, 還是不討人喜歡。小學的時候不是每個班級都要養小白兔嗎 ?」

薰:「 我家也有養 。」達郎:「 是阿! 原來你也喜歡小白兔阿  ! 每次輪到我照顧的時候兔子就一定會死掉。」

達郎:「結果同學們在黑板上寫說 :「我是殺死兔子的犯人,還被同學們開了一場殺兔子的審判大會,真是一段不會的回憶呢 ? 

然後…該怎麼說呢?從此我看清了事實 ,也失去了作夢的力氣了,已經是大器晚成的相反 , 應該是小器晚成吧 !

一個包含人類最基本的器皿 ,已經漸漸地變小了,現在已剩下一個飯碗大了。

 

 薰:「難道你不想有要改變嗎 ?」

達郎:「像我這樣的男人, 對女性來說是最無趣的男人阿 !」

薰:「 不是這樣的 。」

達郎:「 人是很難有所改變的是很難去改變自己的 。」

也有一句話說人一過三十就很難改變

 

此時打電話回家的裕太,在話筒傳來不斷的撥號音。

在警察局
 

 在警察局達朗對親子關係的詮釋


薰:「 還好有星野先生跟在我身邊  , 不然他媽媽實在太兇了 。 我真沒用阿 ! 竟然在這個時候掉眼淚。」


達朗:「 可是他媽媽真是兇阿!!  一來就馬上發脾氣 ,我也嚇了一跳。」

薰:「 真是不好意思,是我沒盡到照顧他的責任 , 真的很對不起 ! 」

孩子的媽:「 你擅自帶我小孩出去,結果還發生這樣的事 。 雖然現在跟你說這個沒什麼用 ,現在我正在打官司爭取這個孩子的監護權, 他當然會歸我。

可是在這重要的時刻, 發生了這種事, 如果在法庭上 我被質疑有沒有盡到一個母親教育兒女的責任時, 你又怎麼對的起我呢?」

達朗:「 阿薰小姐你沒有錯阿 !你沒有必要抱歉阿 !」

孩子的媽:「你又是誰阿 ? 」

達朗:「 是的 ,我誰都不是。阿薰小姐是因為這個小孩看起來很寂寞的樣子, 所以才帶他到遊樂園去玩的阿!結果你居然… 」

孩子的媽:「 那是你們自己雞婆的阿!」

 

達朗:「 這是你們夫妻的事,因為沒有愛而離婚的話, 那是你們的自由;可是古時候流傳著一句話 , 小孩子是看著父母成長的; 你會寫父母親的「親」字嗎?是因為小孩子天黑了還不回家 , 所以父母站在樹上看著小孩子歸來,這個字就叫做阿 !」


達朗:「 這個媽媽,你有認真看過你的小孩嗎?你仔細聽好,他也是一樣的阿 !
他並不是想要 所以才偷東西的,他是因為要吸引父母親的注意, 所以才會作出這樣的事。 他就是希望有人可以多愛他, 不是嗎 ?」

孩子的媽:「 可是離婚的時候,他一個人獨處的時間將會更長,如果現在發生這 種事的話以後 要怎麼辦呢 ?」

達朗:「你就是想要一個堅強的孩子就是了 。這位媽媽 ,你知道「邁」這個漢字怎麼寫嗎 ? 為了不踏錯一步,所以認真地看著前方的路。如果邁錯的話,這位媽媽 , 我告訴你,就會變成毒藥的了 。」

星野理直氣壯,雖千萬人吾往矣 !

孩子的媽:「囉哩囉說  ,我沒空陪你在這裡聊天, 我先告辭了 ! 你跟我來。」

薰:「 今天有一場鋼琴的發表會 ,裕太沒有拿通知單給你嗎 ? 裕太他很認真的彈著練習曲  。」

孩子的媽猶豫了一下,然後離開。

星野的家裡

 

星野純平(江口洋介飾 ,達郎之弟):「約會如何  ? 」

達郎:「 我的第一次約會,最後的時候 , 加了不好的調味料 , 而且我又多說了 一些不該說的話。如果那個小孩 不能去音樂教室的話, 那一定是我害他的。」

星野來到薰上課的教室

石毛桃子 :「這是我開的店,薰正在上課。」 

達郎:「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我是來找一個叫裕太的男孩。」 

達朗:「 這個老太婆。」
 

薰:「 今天是為了當天因為有事,而不能出席發表會之裕太的母親 ,所以我們請他裕太表演一次。大家拍手 !」

 
 
太好了

 

 

中國文化裡 在不同的人際關係中 ,雙方應有的德行, 大抵都是相對的關係。 春秋時代的晏子便說 :「父慈子孝, 兄愛弟敬 ,夫和妻柔。」君臣、 朋友為社會倫理, 二者也是由父子與兄弟所推衍出來的。 過去中國人常說君王是「民之父母」 必須「愛民如子 」;君視民為草芥, 民視君為寇讎;而所謂「四海之內, 皆兄弟也」, 朋友間常以兄弟叔伯相稱,都顯示出社會倫理與家庭倫理的密切關係。 但秦漢以後 ,「君為臣綱 ,父為子綱 ,夫為妻綱」的「三綱」觀念提出,使得我國傳統倫常觀也混雜了上下絕對服從的關係。

《讀者文摘》曾公布一份調查顯示 : 小孩評價台灣父母為C+ ,為亞洲最低分。 都市小孩最不滿的 ,是逼補習逼太緊 ,對成績斤斤計較 ,要求一定要考上明星高中;小學生最常抱怨的,是父母沒時間陪小孩,小孩什麼回家 ,父母也不關心

台灣為人父母的 , 是否該加點油呢 ?

TOP

 

 

 

 

 

人是可以改變的  

 

在某高級餐廳裡

薰:「今天就由我請客。桃子說如果不是因為你,就不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應該要好好的答謝你 。」

達朗:「那我就不客氣了,我看這家店好像很貴的樣子,所以我心理其實很緊張。」

  在停車場外星野和一樣在餐廳吃飯之以前的未婚妻相遇

女:「我以前不是有跟你說過嗎 ? 就是我在結婚典禮當天。」

男:「喔 !就是你。」

 女:「這是我丈夫 。」 達朗:「我是星野 。」男:「我是伸太 !」

女:「我從前差點就和別人結了婚, 他還一直很吃醋呢  !」

達朗:「你們的小孩呢 ?」女:「我們還沒有小孩  !」

達朗:「這樣阿  !」女:「星野先生呢  ?」

達朗:「我到現在還是單身 !」

 女:「 是嗎  ?」

男:「想起來你當時一定很難過吧   !新娘子竟然在婚禮前逃跑了。父母兄弟就不用說了,更何況在親戚及公司上司的面前發生這樣的事。」


達朗:「我已經習慣這種事了 !  」

男笑著說:「是這樣阿 !」

薰聽到星野自卑的回答後馬上走到星野旁邊

薰:「你好  ! 我叫矢吹薰 ,我們現在正在交往, 聽說他以前有過未婚妻的時候 ,我也是非常地不是滋味 ! 」

女:「 這樣子阿  ! 」

星野鬆了一口氣!

男:「差不多該走了 !」

達朗:「請問…為什麼那個時候 ,我那裡 …我想我們以後不會再見面了,所以想聽一下你的話作為參考…自從那次之後 我又相親了99次。」

女:「我想 …如果跟你結婚的話 我也一定不會幸福的。」指物質上

女:「可是又有一點不知所措。  不是的,應該說是我太能了解年紀漸長的自己所以感到有點害怕。抱歉 ! 」

達朗:「不會,祝你幸福 ! 」

星野目送那對男女離開後,回頭笑笑的看著薰。

薰卻一臉不高興地看著他

 

星野不知所措
 
在薰家的外面

達朗:「真是對不起要你假裝是我的女朋友 !」

薰:「星野先生,人家那樣說你,你一點也不生氣嗎 ?  人家那樣說你,你為什麼不還口呢 ? 因為我真的很生氣, 因為那不是你的錯阿  !」

 

薰:「你真的沒有那麼差阿  ! 星野先生, 你的夢想是什麼 ? 」

達朗:「夢想   ? 」

星野聽完薰問了一個輕鬆的問題後 ,由立正變稍息!

薰:「你是個誠實不會說謊 , 而且極為優秀的人 ;雖然是個極為優秀的人, 女人有的時候 , 即使知道是謊言,  也希望能夠做做夢 。」

 

 

星野聽完薰的話後把手放下 

薰:「 雖然你說過人是不會變的,
可是絕對沒有那種事, 人是會變的… 是可以改變的 !。」

星野聽完薰的話兩眼炯然有神
猶豫的看著她,薰輕輕的點了幾次頭!

 

薰這一句話深深地映在星野的心中 ,後來變成改變自己原動力。

  桃子:「原來薰喜歡星野先生 。」薰:「你不要開玩笑了 ! 」

桃子:「因為喜歡他所以才會生氣 。」薰:「我沒有生氣阿 !」

桃子:「你用不著在我面前害羞! 」 ,

薰:「我沒有害羞阿 ! 」桃子:「你從以前就是讓別人很容易了解你的人阿 ! 在沒有特別感覺的人面前就是一副隨便的樣子。 可是遇上了喜歡的人 ,就會一會兒哭, 一會兒笑的, 也會生氣的喔 ! 」

 

薰:「我不是說我討厭他 ,可是如果是喜歡的話 ,如果是以人來說的話 ,我當然是喜歡他阿  !

桃子:「你的意思就是說這和戀愛的喜歡是不一樣的。 

薰:「是阿 ! 」

薰:「而且最重要的是喜歡一個人就是要把另一個人忘掉 。」

 

 

達朗:「好了 !簡直是太完美了。」 

達朗:「接下來就是整理置物櫃了 ,這個就等下禮拜再說了 !」

達朗:「我又做了一個不用花錢的運動 ;也流了對身心都有益處的汗了。 

 

可是仔細一想 ,在我這個年紀, 想要有所改變的話 ,畢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

在公司和同事用餐

達朗:「就算一下子說要改變也是很難的阿 !」

岡村涼子(石田有理子飾):「 是不是矢吹小姐說了什麼了 ? !」

達朗:「跟他以前男朋友比起來  ,她似乎不太喜歡我的個性。」  

涼子:「可是我覺得現在的組長就很完美了 。」

電梯中,星野正回想著剛才席間,旁邊這二人說的話

澁谷 :「阿 ! 涼子你不是會彈鋼琴嗎 ?」 涼子:「可是我只學到高中  ,所以並不是彈得很好  。」澁谷 :「組長,你也去學學鋼琴怎樣呢 ? 」

達朗:「 就算我會彈鋼琴又怎樣呢? 

 

 

 

達朗:「岡山君 ,關於剛才的事 。」涼子:「是的。」

達朗:「 你願不願意教我彈鋼琴 。」涼子:「可是我真的不在行 。 」
達朗:「是這樣的 ,在這個年紀要叫我有所改變 ,我也真的不知道該從那裡改變起 。」…

達朗:「或許這樣做有點傻 ,可是即使是一小步也好  。 我希望可以更接近她以前的男朋友一點 ,我會付你上課費的   。」

涼子:「我不是這個意思。 」

達朗:「 請你仔細考慮一下 。」

涼子:「 組長 !我覺得只要想到該做些麼事的時候 ,人就已經有所改變了 。」

 

尚人:「 非洲的原住民和愛斯基摩人是不可能住在一起的   。 這是你和那位老頭的比喻 。 也就是說 ,婚姻是兩個人呼吸著同樣的空氣,如果是秉持著完全不同的信念,那麼兩人是不可能生活在一起的阿 。」薰:「 雖然這是個不好的比喻 ,可是卻相當有說服力  。」尚人:「但我們二人在音樂及其他生活方面都有共同的嗜好。」

薰:「桃子和尚人好像都誤會了 。我並不打算和星野先生結婚阿 ! 」

尚人(竹內力飾):「我也是這麼想 ,但是你卻因為不茍同他某些處事的態度 ,所以想要改變他 ,不是嗎 ? 」

薰:「隨便你怎麼說 ! 」

 

涼子:「第一 讓手指保持柔軟是最重要的 。」達朗:「是的 ,有關剛剛那首曲子...那個..會不會很難阿 ? 」涼子:「那個算是高級的演奏曲了。」達朗:「如果我只努力練習那首曲子 大概要幾年我才能彈得好呢 ? 」涼子:「但是我覺得 剛開始最好是從基本開始學起;這是一首真的很好聽的曲子。」

 

改變自己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國歷史上不乏改變自己的例子,例如成語已非「吳下阿蒙」的典故 :

初權(孫權) 謂蒙(呂蒙)及蔣欽曰:『 卿今並當塗(當路)掌事 ,宜學問以自開益 。』蒙曰:『在軍中常苦多務, 恐不容復讀書。』 權曰:『孤豈欲卿治經為博士邪 ?但當令涉獵見往事耳。 卿言多務,孰若孤 。孤少時歷詩書、《禮記》、《左傳》、《國語》,惟不《易》。

至統事以來,三史諸家兵書、 戰國策 、史記、 漢書 ,自以為大有所益 。如卿二人意性朗悟 , 學必得之, 寧當不為乎 ? 宜急讀《孫子》《六韜》《左傳》《國語》及三史 。
孔子言:「 終日不食, 終夜不寢 ,以思無益 ,不如學也; 光武當兵馬之務, 手不釋卷
; 孟德亦自謂 :「老而好學。」 卿何不自勉勖邪?』 

蒙始就學,篤志不倦。 所覽見 ,舊儒不勝。後魯肅上代周瑜過蒙言議,常欲受屈 。肅拊蒙背曰 :「吾謂大弟,但有武略耳 !至於今者,學識英博,非復吳下阿蒙。 蒙曰:『士別三日,即更刮目相待,大兄今論何一稱穰侯乎。』

  TOP

 

 

 

一場球賽的啟示

經過幾番波折 ,薰漸漸了解自己是喜歡星野先生的, 也答應了要跟星野結婚 。但是有一天和星野出去後, 獨自走在街上。 薰忽然在路上遇到一位和她以前的男朋友長的相似的人─藤井, 她心動了 ,從談話中得知他三年前已離婚且有一個女兒 ;當星野先生知道薰正在交往的朋友是從外地調來的藤井上司, 他灰心了 ,想說怎麼能跟英俊瀟灑 、工作能力強的課長相比呢 ?
星野在巴士上
在沒有冷氣的星野家

純平:「女人真是挑剔阿 ! 」千惠:「什麼阿 ? 」

純平:「說是喜歡溫柔的男人,可是又說對我大哥那種不會生氣的人感到不滿。」


矢吹千惠:「男人還不是一樣 ,說是喜歡文靜的女孩 ,可是過一陣子又嫌人家無趣 。」    純平:「說的也是。」

在街上薰懷疑對星野的愛

薰:「星野先生你喜歡我嗎 ?」

 達朗:「那是當然的 。」

薰:「這樣的話, 請你跟我說你愛我 。在這裡。」 達朗:「可是在這裡…。」
薰:「你不願意嗎 ? 沒這回事 。可是…」 薰:「吻我 ,開玩笑的 啦 !  」 達朗:「嚇死我了!  」

在大街上

薰:「我還要練習,我先走了。」

薰:「請讓我有心動的感覺。」
不解
達朗:「純平 ,女人在結婚前的心情真的那麼難猜測嗎 ?  」 

純平:「那是當然的啦 !他會開始認真考慮是不是真的可以嫁給這個人阿  !男人也一樣阿 !」

達朗:「我一次也沒懷疑我是否真的要娶阿薰小姐 ,可是阿薰是否真的跟我有一樣的想法呢 ? 」

解除婚約之後 …

達朗:「純平 ,真是不可思議, 我竟然連這麼一點點都沒有對薰小姐感到生氣或憎恨 。在菩薩的訓示當中 ,如果真的喜歡上一個人,不管這個人真的對你作出了什麼樣的事 ,你是絲毫都不會憎恨這個人之感覺的。」

鏡頭轉到河堤旁的棒球場

純平帶的河流隊隊和外隊正在此比賽。河流隊幾次搶攻本壘得分被觸殺在壘前 ,後來終於追到平手!

星野想著:「如今薰、和原來作了二十年的工作都沒了這是我人生的最低潮。」

星野無奈著仰望著天空。

 

這時導演開始很高明的用離別曲的音樂詮釋「一場球賽的啟示」這一幕!

離別曲(位置1:46 ~ 4:17)

星野想著:「看球賽解悶吧!

此時河流隊教練決定更換有實力但沒有自信的球員─高橋代打。

高橋沒有自信的看著教練

隊員和球迷對他喊著:「加油。」

隊員:「快進去打擊區。」

 

 

達朗想著:「怎麼有一點像我。」
鏡頭穿插正在祭拜未婚夫的薰!
達朗:「會打出去嗎? 待我仔細觀來。」
高橋還是沒有自信的看著教練
 

純平(江口洋介飾):「 好阿 !高橋一定會打中的。」;千惠:「加油。」

 

專注

 

就打擊位置  ,開始接受人生的考驗。
第一球是個內角的曲球,一般人十次有八次會打不到。 

 

此時他採用INSIDE-OUT的方式 ,將球送往右外野。
從天空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是個長打!
純平:「高橋 ,幹的好。」
 
是一支越過守備員之深遠的安打
高橋積極跑壘 ,乘勝追擊!
 
星野達郎:「好小子真有你的。」

 

高橋積極搶攻,馬不停啼的通過二壘 ,奔向三壘。
星野突然站起好像得到啟示,是否應

為了薰找一個目標全心全力的投入。

 

 

好好掌握住她的心情
高橋發出怒吼,通過三壘要直衝本壘
太積極了吧 !會被觸殺嗎 ?
 
 
 
 
 

直衝本壘得分高橋獨立完成球隊的勝利!

人生偶爾會有點好事出現,就看如何去掌握了!

星野不吝惜地給這位球員掌聲!
全體:「NICE。」
星野自思從出生到現在都不順利,雖然已經放棄了薰,自己對著自己苦苦哀求不能放棄。
星野下定決心作最後一次的賭注。

感性的離別曲最後帶到在演奏廳表演完出場、正準備和藤井一起吃晚飯的薰,到此結束。

請參考此段影音

星野從後面叫住了她。

此時配合恰克飛鳥(CHAGE&ASKA)為此劇唱的主題曲SAY YES

星野:「薰小姐,你曾經問我的夢想是什麼。我曾經放棄的夢想是當一位律師;我將以司法考試為目標 ,不管是自己的夢想和你,我都不會放棄, 再一次以男人的身份,將你奪回來。」

以上是我認為本劇最經典的,導演很巧妙地把這一幕配合古典音樂,將棒球感性的一面表現出來



 

 

最後的抉擇

 

桃子:「 對星野先生說一些激勵的話是我的母性本能 ?  是阿 !我是希望即使你跟籐井分手也不會孤單一個。他離過婚。我覺得他是一個不會讓女人幸福的男人。」

薰:「這社會上離過婚的人到處都是。」

桃子:「 可是你不是, 你除非發生很嚴重的事。你何不跟他問清楚離婚的原因。」

 

一日藤井出差 ,薰帶著他的小孩巧遇他的前妻

小山真知子(木村理惠飾演):「對不起, 我不知道有你這個人的存在,不過說的也是 ,也有一點不奇怪 。」

薰:「太太你還沒… 。」真知子:「再婚?明年的春天。」

 

真知子:「再婚是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想爭取美加的扶養權;那時候心中只充滿了不安的感覺, 只要趕快跟他分手 ,過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

薰:「藤井先生說是因為太太你有了外遇, ;離婚也是他提出來的 。」

真知子:「他那時候很反對,擔心在公司升遷不利吧! 可是…結婚後,馬上就生了美加 。的確 ,他工作很忙,可是不會因為這樣而外遇的 。」

真知子:「結婚後, 戀愛的感覺會變成一種安定感 ,是事前就知道的 ,我也是這麼期待著;可是 藤井他一定不是能夠作到這樣的人。」
真知子:「戀愛的感覺一旦淡薄之後,對他來說,我就只是美加的母親而已 。與其說是寂寞,不如說是充滿了不安。對於將來要走的那段長遠的路 ,感到呼吸困難。」
現在要再婚的對象在區公所上班 。雖然好像只有認真說的上是優點, 可是只要跟他在一起就覺得心情很平靜。他溫柔的眼中說著:「我會永遠跟你在一起。」
準備多日的星野準備投入戰場
星野家裡兄弟兩人的閒聊

星野:「從高中的時候,就什麼都放棄,直到現在。可是這次如果放棄了自己的理想跟薰小姐的話,就等於是放棄了自己將來的人生。我知道是很瘋狂,可是我幾乎不能動彈著愛著薰小姐。」

 

薰:「上次…我遇到了你前妻。」

藤井克己(長谷川初範飾):「這不是違反規定嗎 ? 趁我不在的時候來看美加。  你被真知子的話影響了?」

薰:「你前妻說他沒外遇 ,提出離婚的也不是你。那是…真的嗎 ?」 

藤井:「不管是誰提出。 那時候雙方彼此的感情都已經冷卻了,為了他我買了房子 ,,對美加的教育, 我也很積極, 我已經拼命的作一個丈夫應盡的義務了。」

薰:「你前妻跟你結婚後 ,也希望你把它當成一個女人看待 ,不只是當孩子的母親。」

薰受純平的拜託 , 決定跟星野再見一次面鼓勵他;純平也向達郎騙說薰想見他 ,於是兩人便在鋼琴酒吧舊地重逢

星野:「因為司法考試已經結束了 ,想跟你報告一下考試的結果。 老實說 ,我很有把握  。」

薰:「是嗎 ?」

星野:「可以說像是發生火災時的那種力量 。想到是我人生勝負的關鍵 ,辛苦努力念了書有了代價 。」

 

薰:「什麼時候放榜 。」

星野:「兩星前後,老實說這過程中很辛苦。好幾次都想把六法全書丟了。可是在那時候就會想到你說的話。人是可以改變的 。」

星野:「對了 ,今晚還有一件事想讓你看看。」

星野話說完走到鋼琴前面坐下後 ,頭往薰這裡看著。對她喊著:「請給我自信!」
薰:「?」

星野深呼吸一口氣
開始不太熟練地彈著離別曲( 純鋼琴版 )

(位置0:00~ 00:34)

薰很驚訝!
 
 
 

從此一幕後 導演再用感性的離別曲(即背景音樂) 接上星野的彈奏。

離別曲(位置0:42 ~ 04:17)

真不敢相信
 
薰專注的聽星野說明為何練這一首曲,因他死去的男友最愛彈。

薰:「我嚇了一跳 ,真的 。」星野:「還沒有到令人欣賞的程度。」

薰:「何時開始呢 ? 」星野:「第一次跟你去那家鋼琴酒吧的時候 ,剛好在播放這首曲子 。事實上我只會彈那一首。想那一次彈給你聽, 你一定會嚇一跳,而拼命的練習了,那首曲聽說叫離別曲 。雖然覺得不太吉利 ,可是看你一副很懷念的神情  。    」  

星野:「對了 ,司法考試放榜那天,如果我通過了,那天一通過,我會把戒指放在教堂 。我知道你已經在準備跟藤井先生結婚的事了。可是你心中有那麼一點猶豫的話 ,希望你把戒指戴上, 這樣死不放棄   真是抱歉 ,不過這是最後一次了。 」

薰:「為什麼你這麼能喜歡一個人? 」 星野:「因為是你! 」

感性的離別曲到此結束

   

 

薰此時終於了解配不上星野達朗!

在經過某座廟的計程車上

但還是為他去廟裡求取司法考試通過的平安符,正當她要拿去星野家裡、沒遇到,卻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星野…。

 
 
 
希望藉助神力考上,來回不停地虔誠祈求!
 
 
分不清是雨水或淚水
為何你那麼喜歡我?
星野心媟Q:「因為喜歡上小薰,我也漸漸喜歡上自己。所謂喜歡一個人,就是跟喜歡的人一起改變」。 
不能讓你一直為我淋雨!
 放下雨傘,和他一起淋雨。
在車上還是不停地掉淚
 
 
 

在鋼琴酒吧

藤井課長:「公司已暗示我快升職了, 公司裡有一些忌妒我的聲浪,羨慕別人的人永遠停留在原位。只有想著只要取代別人的人才會上升。」

 

藤井課長:「跟你這樣的美人結婚, 會越來越有身價吧!」
此時耳際傳來一熟悉的鋼琴曲
薰:「五十年後的我會怎樣?」

藤井想了很久

藤井課長:「真難相像!」

 

薰:「兩個人經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後…」

藤井課長:「以後的事情就不要管那麼多了,只要現在我們彼此相愛,那就好了吧!」

薰露出很失望的眼神

在公園

薰:「剛才的話有何含意?」

 薰:「以前告訴你我死去的男朋友他的事  。那是他的求婚辭!」

 

 

薰:「那是他留給我唯一的話。一開始遇到你,因你跟他相像心臟快要停止,我以為會從你身上聽到同樣的話。」

 

藤井課長:「這不是太扯了,你不是也被我吸引了嗎?」」

 

薰:「即使你不像他,也是一個很棒的人,只是即使不是我, 你也無所謂的。  至少那個人…星野先生,讓我知道, 沒有我他就不行, 他不光只是言語說說 …事到如今,我不能再回到他身邊。」

藤井課長:「你根本不愛他!」  

薰:「你不要說了, 是我太傻了,沒發現到 ,回報愛你的人,這種愛情的型式。」

 

星野覺得在薰的加持上會考上
 
 
 
 

演奏場上表演之前

千惠:「今天是星野先生放榜的日子!」

薰:「別指望我說什麼 ,我是喜歡上別人毀了婚約的人, 事到如今我還拿什麼臉回到他身邊!」

 

桃子:「終究你們還是沒緣分。」
千惠:「拿什麼臉都無所謂是嗎? 每個人都不是那麼完美的,有許多的弱點 ,不是嗎?  即使是星野先生, 也是赤裸裸的將弱點完全曝露在大姊面前,這樣走過來的, 不是嗎? 所以大姊你有弱點,也是理所當然的, 只要抱著一副承認自己錯誤的臉回去這樣就好了,不是?」 

 

演奏場上薰回想以前的事!
 

星野對著她發誓 :「五十後一樣像現在愛著妳!」

星野:「我把公司發的獎金全部拿去買馬券!」 

因這是薰拒絕星野的藉口

 

 
星野去薰的老家接她

 

薰在一場誤會中,和星野斷絕聯絡後,漸發現她是真的喜歡上星野,於是在一次約會中… 

薰:「害怕喜歡上人後,真正地喜歡上人後,可是他卻又消失, 我好害怕發生這種事,非常害怕!」

 

星野聽完跑至疾駛的卡車前。
 
 

 

星野:「我不會死,我不會死,因為我喜歡你, 所以我不會死,我會讓你幸福的!」

薰哭著:「請你給我幸福!」

在演奏中場休息的空檔,薰放下樂器,跑向結婚教堂。
此時場內響起一片掌聲
星野:「你以後還會思念他吧!我願以愛擁抱著繼續思念他的妳 ,所以我會持續忌妒這個人的, 可是因為這樣 ,對於結婚後的妳, 我會努力更加更加的喜歡!」
薰來到結婚教堂
來到海邊的星野

達朗:「你是男子漢吧  是吧!」 

那就義無反顧地把結婚戒指丟到大海吧!

 

星野落榜了    

 

 

純平:「大哥比我想像中有精神多了! 那完全放棄薰小姐了嗎?」

達朗:「完完全全放棄掉了!無聊的是最近的男人,說到那些吊而啷當的男人, 他們就是希望女人來倒追 , 可是男人生來就是要追求女人的。  純平:「這麼說大哥就是親身的展現了身為男人應有的風範! 」達朗:「托你的福 ,簡直就是完全投入了!」

星野掩不住落寞的神情
 

在星野打工的工地上

星野突然看到一位穿結婚禮服的人跑來

此時配合恰克飛鳥(CHAGE&ASKA)為此劇唱的主題曲SAY YES

是薰!
 
星野:「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儲蓄也沒了,工作也辭了,現在只是一個落魄的中年男子…考試也沒考上,也沒像你所說的有了改變,是一個什麼都不行的男人!…這樣也沒關係嗎?」
薰:「請你…請你接受我吧!」

星野:「戒指已經…已經丟到海裡了,我沒錢買新的喔!」

 
 

薰忽然看到地下的螺帽,便拿起以此當結婚戒指!

 
於是,在薰主導的「星野之第101次求婚」,便在此落幕。
兩人終於步入禮堂
 

 

 

TOP

inserted by FC2 system